如果没记错的话,地图上有显示这附近并没有大型工厂之类的地方,不存在会有这么多丧尸涌现在这里。

人为的?

空无一人的地方云央也不能去确定自己的猜想,只能抽出唐刀,打算让很久没有染血的唐刀吸收一点血液。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藏在暗处的人瞳孔缩了缩。

云央单手握紧了刀柄,在第一只丧尸扑过来的时候,扬手送出一刀,丧尸的头颅被抛向半空,掉落在地上的时候滚到了一边,等级稍微高点的丧尸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啃食,它们只想满足一下足够让它们狂躁的饥饿感。

随着一只只丧尸被云央轻松的用刀砍杀,多少有点智力的丧尸抱着其他丧尸的残骸停在一旁,吃着带有腐臭的肉,浑浊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盯着面前的人类,好像它们吃的并不是同类的肉,而是云央。

一般情况下云央并不会因为丧尸只会依靠食肉本能去攻击活物的东西感到有什么奇怪,只是……

她打量着它们,虽然它们的眼睛跟其他丧尸没什么区别,但总让她感觉它们带着很强烈的目的性。

这种针对哪怕是放在高等级的丧尸那儿,也不曾存在过。

难道又是R研究出来的东西在作妖?

这种想法刚刚冒头,就被她打消了,R不会做出这种低级的作品,而且他喜欢在研究出来的东西身上打上属于他自己的标记。

“吼……”

明媚阳光下的心扉

已经啃完一条手臂的丧尸脑袋上的头发稀稀拉拉的,秃掉的的那几块的地方还能看到青黑色的血管在头皮下交错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竟然发现它头皮下的血管竟然像是蚯蚓一样在蠕动着。

丧尸迈着僵硬到仿佛下一步就会跌倒的步伐踉踉跄跄的往云央那边靠近,明明已经清理了不少丧尸,结果一眼望去还是密密麻麻的后,她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丧尸们看到她往后退的时候兴奋的低喘了两声,动作比之前敏捷了很多。

这是……

云央皱眉,尝试着再往后退一步后,发现丧尸的动作确实变敏捷了,有几只甚至跳到了一旁的树枝上,像猴子一样攀着树干,大张着嘴巴朝她这边发出类似于‘咔咔’的嘶吼。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面对这种异象一定会被吓到腿软,而她却不慌不忙的继续分析其中的原因。

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凭空发生的,一定是有所预谋。

如果她现在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说不定会正中下怀,说不定造成这一切的人等的就是她出手。

结合这边遇到的很多事情,恐怕就算是异能凝结出来的小块被人拿回去做实验,都能研究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兰星不就是依靠着她的契约兽们的一小部分的力量做出了类别不同等级不同的变异种么?

这么一想,本来还想直接把对面的丧尸群歼灭掉的云央掐灭了那种想法,在丧尸等不及的攻过来时用唐刀斩杀!

每每挥出一刀都能带起一阵让人心头发凉的风声,丧尸的残骸断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累计成了一座小山。

隐身在暗处,非常小心的不去暴露自己气息的两只魔物有些着急的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其中一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说这方法能行么?我怎么觉得我们千辛万苦弄过来的这些东西没一会儿就会被光明战神给砍没了啊?”

“再、再等等。”

“从光明战神走进这个林子的时候你就在说等一等了,现在还等?要等到什么时候?杀完了我们的机会就没有了?”

“你他妈是急着去送死吗?!”头顶长着一个犄角的魔物瞪大了一双牛眼,“你信不信你只要现在出去,光明战神就能一刀把你送回去?”

“回魔界啊?”

“回死界投胎!”

“那……那再等一下吧。”很瘦的魔物身高还不足一米五,尖嘴猴腮,跟猴子没两样,只不过它的后背长出了很好看的,像是精灵族的一双翅膀,常常用这翅膀来蛊惑一些低级的生物,捕食。

等云央把那些丧尸差不多全数都要杀完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突突突的机车声,这是……坏了?

念头刚一闪过,就听到一声咒骂,然后又听到那人愤怒的踹了机车两脚,整理了一下东西后就往这边走来。

云央斜眸看了眼堆在旁边累成小山的尸体,砍爆一只被她斩断了身体,上半身还有行动能力要抓住她脚踝咬上一口的丧尸后,抬眼就看到那大步往这边迈进的人。

眼底有惊讶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方用很惊讶的语气说道:“握草?你怎么在这?”

“有点事要处理。”云央对穿着棕色马甲的明枫点了点头,反问道:“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明枫眼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她面不改色的用刀砍着零零散散的几只丧尸,然后又看了眼一旁的尸堆,伸出食指抖了抖,指着那,道:“你干的?”

“不然呢?”反手把还带着血液的唐刀收回刀鞘,抬手之间掐住了最后一只丧尸的脖子,喀嚓,断了。

丢开丧尸,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腕,道:“不方便回答我的问题?”

“也不是不方便回答,你也知道我们基地跟你们基地虽然有着合作关系吧,但多多少少……你懂得拉。”明枫有些不好意思明说,一般人听到这种话都会自觉地避开话题,但是云央就是不走寻常路,直接说道:“我不懂。”

“……机密,机密!”明枫双手合十,做求饶状。

“虽然不是很想动用司墨的关系,但你这样的人说出机密的话……让我有点感兴趣了。”云央作势要启动腕表,联系司墨。

“别别别,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你别找你男人。”明枫知道司墨的厉害,衡量之下,宁愿告诉云央,也不想让那个男人出马。

“说吧。”

“这里似乎不是一个谈话的地方啊?”

“那换。”她也觉得这里不合适,于是指了指他来时的路,道:“过去吧。”

“……行。”明枫暗搓搓的想如果自己不抄近路,拐个弯该多好?

等他们走了之后,两只魔物透明的身影在林子里若隐若现,“你看,让你等,现在好了,人走了吧!”抖音成视频人app污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