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一个节目,名为《探索神秘》,正是十年多前,张盛国制作的那档节目。

张盛国是个性情坚毅的人。经历南天鬼宅一事,节目组损失惨重,不光有了死伤,节目还一度停播,张盛国本人都进入了精神病院治疗。他所工作的电视台台长有底气,有人脉,有实力,最终将节目的录像从市长那里要了回来,炒作运营一段时间,剪辑播放,获得了超高人气,也让鬼怪灵异事件被很多人接受。那一期节目,还是张盛国亲自操刀剪辑的,张盛国因此康复,重归工作。

灵异事件本身就是相信者、波罗蜜超级污的视频app不信者、半信半疑者皆有,节目火爆,也改不了一个人根深蒂固的观念,相信者拿这一期节目当证据,不信者拿这期节目当恐怖片,半信半疑者就热衷于看看网上正反双方的掐架,当墙头草。不亲历一次,谁都无法改变观念。

张盛国亲历此事,改变了观念,节目改版,新名字定为《探索神秘》,真正涉足了灵异领域。

这个国度可没有“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规矩,有分级制度,审核比较宽松,张盛国的节目顺利拍了十年。

现在电视上播放的这一期,标题是《迷之孕妇》。根据节目一位医生观众的爆料,最近一年,怀孕人数成几何倍数增长,十分不正常。这些孕妇还都十分健康,哪怕以前被诊断为不孕的、不适合怀孕的,肚子里的胎儿都茁壮成长。节目对此进行了调查,有数据和医学上的分析,也请了高人来看。但节目组请的高人显然比不上平天大师。

“那个女人肚子里……”张谨翼盯着屏幕上的孕妇。

“马科蒂魔百足虫。”洛凌沉下了脸,眯起眼睛。

张谨翼仰头看向洛凌。

“啧!这下可有趣了。”洛凌坐在了红木椅子上,舒展了一下身体。

“马科蒂魔百足虫是什么?”张谨翼坐到了洛凌身边。

咖啡跳上茶几,对屏幕龇牙咧嘴,炸了毛。

麻花辫美女蕾丝白裙小露香肩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虫族的一种。这个位面……虫族……”洛凌摸索着下巴,“看来是要进入星际时代了,但是科技属性还不够。真糟糕啊。地府不知道是什么态度。”

洛凌喃喃自语,张谨翼听得似懂非懂。

等洛凌停下了自言自语,张谨翼问道:“和我家那个位面的星际时代不一样吗?”

“你家那里没有这种生物。”洛凌回答。

虫族,一种挺恶心的生物。比较奇特的是,虫族只有它们的女王是凡人,其他虫族智慧再高都不是。这种种族只知道繁衍,进化到一定程度,就能抵御宇宙射线,在宇宙中迁徙,吞吃掉任何异族活物。再进化到一定高度,它们就会拥有撕开空间的能力,从一个位面跃迁到另一位面,继续这种吞食繁衍的过程。

不少死地位面就是有虫族造成的。

神灵对虫族又爱又恨。有虫族,就必然有惨烈战争,有惨烈战争,必然有许愿者,而这种战争背景对神灵来说,是最优渥的工作项目。这是神灵爱虫族的理由。恨虫族的理由也很明显。它们会毁掉一个位面,让凡人灭绝,神灵当然会恨这种砸饭碗的糟心东西。

马科蒂魔百足虫是虫族的一种,虫族内部的分类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马科蒂魔在其中处于中游,特点是长得快、体型大、外壳坚硬、移动速度快,缺点么,也是体型大、没什么攻击力,也不够灵活,活靶子一个。这种虫族是食腐动物,清理别的虫子吃剩的残骸,在女王的指挥下,会盘起身体,圈成一个保护罩。

马科蒂魔不足为惧,让人头疼的是,马科蒂魔不会寄生,它们出现在人类女性体内,还被当做了胎儿,一定是其他虫族做的,而且,这种大规模行动,证明了虫族是有计划地进行侵略。

虫族,有一个女王,还是个有了智慧的女王。

洛凌看着电视,手搭在扶手上,轻轻敲击着手指。

灵异属性的位面对上虫族没有多少优势。

不过,洛凌要考虑的,还是地府的意思。

洛凌打了个响指,宅子内吹出去一道阴风,过了会儿,又有阴风吹了进来,一个鬼差对洛凌弯腰行礼。

“跟地府汇报一下,异族入侵了。”洛凌说道。

鬼差不明所以,但洛凌打发他回了地府,只要事情传回去,地府的意志就能知道。只是,张龘在忙另一个位面的事情,这边的事情不知道会由谁接受。

“这不是地府安排吗?”张谨翼问道。

“不是。生死簿里面没有这件事。”洛凌摇头。

生死簿里可没记录有谁死于虫族的入侵的。这些虫族是哪儿来的?这个位面中早就有的,只是生活在另一星球,还是刚从其他位面入侵而来?《下界位面通史》记录凡人,若是虫族至今未和凡人接触,那《通史》中就不会有记录。洛凌没感受到空间门,但说不定是空间裂缝中掉落出来几只虫子,还正好掉了只女王。和这里连接的位面中,的确有位面生活着虫族,发生这种事情合情合理。

洛凌凝神思索。

平天大师打完了所有电话,回来就看到电视开着,佣人和徒弟战战兢兢地在后头站成一排。他看了两眼电视,就紧张起来,询问洛凌:“兰冰大人,这个……”

“你们这儿有科幻电影吗?”洛凌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平天大师怔愣住了。

“怪物入侵的那种科幻电影,寄生之类的。”洛凌补充了一句。

平天大师愕然地指着电视屏幕,哆嗦得说不出话来。

洛凌有些怜悯地看着平天大师。

平天大师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他的徒弟们顿时炸开了锅,连忙紧张地将平天大师抬上楼,又是掐手指,捏咒语,又是打电话叫医生。

洛凌没动,等着那鬼差回来。

鬼差回来的时候手中捧着一个盒子,低着头,眼睛都不敢抬一下看洛凌,也不敢看盒子。

洛凌看到盒子有些失神。

鬼差将盒子送到了洛凌手中。

洛凌打开后,一道黑光飞了出来,没入了洛凌的眉心,又从她身体中溢出,消失不见。

张谨翼跳了起来,喜悦地问道:“兰冰判官,你和先祖一样了?”

洛凌握了握拳头,“是啊,我和你先祖一样了。”

十殿阎王赐元神,鬼差升为判官,同时,还给洛凌送来了地府的意志:杀!

  “这只怪太厉害了,我们只有找到它的弱点,才能够打败它!”六月无花厉声说道。

   这么厉害的一只怪,如果没有弱点,或者是找不到弱点的话,那真的是无法把它打败。

   “那里觉得,它的弱点应该在哪里?”娇玥一边躲开了两头麒麟的再次攻击,一边抽出时间朝六月无花问道。

   “我不知道。”六月无花回答道,“不过我们可以先攻击它的眼睛,这样他就看不到我们了,到时候它就只有运用它的嗅觉和听觉,那时候我们再声东击西,我还不信打不死它。”

   “你说的轻松,麒麟的眼睛,你……”娇玥话还没说完,两头麒麟就又朝她攻击过来了,娇玥赶紧躲开,可是还是被一星点火焰灼烧了,她立刻就降了两级!

   即使降了两级,娇玥也来不及心疼的,因为那只麒麟,趁胜追击的朝她冲过来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六月无花举着刀快速的朝麒麟的眼睛攻击过去――!

   下一刻,娇玥听到麒麟嘶声裂肺的一声吼,六月无花已经将麒麟的一只眼睛弄瞎,借着是一刻也没有停留的,狠狠地刺瞎了麒麟的又一只眼睛。

   受到攻击的麒麟上窜下跳,不停嘶吼,用力的想要把六月无花甩开,可是六月无花静静的抓住它的麒麟角不放手,待机会成熟的时候,又利用了闪电飞刀刺瞎了麒麟的另一只头的眼睛。

   现在麒麟已经完全不能视物了,它挣扎得也越来越用力,眼看着六月无花就要被它甩开。

   按照这麒麟现在的力道,六月无花若是被甩开了的话,他肯定会被摔得很惨!到时候不知道要降多少级。

   娇玥握紧手里的饮血之刃,一咬牙,冲上去对着麒麟的一个头就开始砍。

   甜美迷人小清新美女床上玩气球

   麒麟的头很硬,就像是钢铁制造的一样,根本砍不动,娇玥十分的无语气馁,却还是不死心的继续砍,当她的一刀砍到麒麟一只角的时候,就好比削铁如泥一样,那麒麟角一下子就被她砍下来了!

   而且这麒麟的一只角被砍下来后,它的体型瞬间就缩小了四分之一!而且它的血量也减少了四分之一!

   这只两头麒麟它有四只角,砍掉了一只它的血量就去了四分之一!

   也就是说,xy16app黄瓜ios如果他们把这四只角全部都砍掉的话,这只两头麒麟就被他们打败了!

   麒麟角就是两头麒麟的弱点!

   明白了这一点,娇玥和六月无花立刻举起他们的饮血之刃直接砍麒麟的角,当这只两头麒麟的四个角全部砍完后,它就轰然倒地,死翘翘了。

   而此刻,世界喊话喇叭响了起来。

   【世界】[系统]:恭喜风晴月和六月无花拿到凌云坡麒麟怪首杀,奖励:风晴月提升五级,六月无花八级,两套终极装备‘传送带’!

   立刻,娇玥和六月无花的等级就上升了五级!六月无花在全服大神排名第四,娇玥全服排名榜首,甩了剑胆琴心两级!他们还的分别拿到了一套终极装备传送带!

   娇玥拿着这套救人和逃命的必备神装,激动得小心肝砰砰跳。

   真是没有想到,她和六月无花两个人居然把麒麟怪给打败了!

   实在是……

   太让人兴奋了!

   现在她全服排名第一,过几天年终的奖励她就能拿到三千万!

   足足多了两倍!

   “恭喜你啊,现在全服排名第一了。”六月无花道。

   “同喜同喜,你不是一下子升了八级吗?照这样的升级速度,你很快就会进前三了,估计很快就又会回到榜首的位置了。”娇玥道,六月无花升了八级,娇玥只升了五级,原因还是因为等级越高,越难升级。

   六月无花轻哼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那些虚荣我才不会在意,我只是觉得好玩儿。”

   “不在乎?”娇玥反问道,“排名第一年终可有三千万,你难道不喜欢钱吗?”

   说实在的,极是娇玥从来没有缺过什么钱,但是她还是喜欢钱。

   因为钱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没有它,很多事情都办不成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又不缺那个钱,有没有都无所谓。”六月无花道。

   听得六月无花这样说,娇玥估计六月无花的家庭条件肯定也很不错。

   “好了,我今天还有事儿就先下线了,你和我一起打败了麒麟怪,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师徒了,以后为师带你升级刷怪,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尽管跟为师说,为师一定帮你好好的教训他的。”六月无花道。

   娇玥轻轻一笑,“是,徒儿谢过师傅了。”

   六月无花退出登录后,娇玥才点开了谈话页面。

   大多数都是她的游戏好友给她发来的,无非就是问她怎么和六月无花一起去刷怪,还有他们就两个人,怎么就把十几个人都打不过的麒麟怪给打败了。

   对于他们的问题,娇玥把麒麟怪的弱点告诉了关系最要好的游戏好友,其余的一些就是回答她是榜了六月无花的大腿才把麒麟怪打败了。

   而且说实在的,她真的是榜六月无花的大腿才有机会打败麒麟怪的。

   其余的,就是琴心阁的那些人发来的,发得最多的,还是剑胆琴心那位朋友跪拜本官。

   跪拜本官本就觉得这段时间剑胆琴心这么沮丧闷闷不乐跟娇玥有关,现在娇玥和六月无花一起去刷怪,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可能就是因为六月无花的原因。

   【私聊】[跪拜本官]:晴月,你和六月无花,是什么关系?

   【私聊】[跪拜本官]:你为什么跟六月无花去刷怪?你们以前认识吗?

   【私聊】[跪拜本官]:你是不是喜欢六月无花……

   【私聊】[跪拜本官]:……

   看到跪拜本官的一连串问题,娇玥过了好久,才回复了。

   【私聊】[风晴月]:我和六月无花是好朋友。

   跪拜本官几乎是秒回娇玥的消息。

   【私聊】[跪拜本官]:你和六月无花真的是好朋友?

  茄子富二代短视频app 小白的话音落罢,东方爵的双手握的更紧,好像要把自己的手指捏碎一般!

   他眼神僵硬的看着叶千夏和楚轩,声音低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她的身边,已经不需要我了···”

   他现在就是一个残废,拿什么来照顾她?保护她和孩子···

   楚轩在为她以身犯险的时候,他却只能坐在轮椅上白着急,他讨厌这样的自己,而她又怎么会喜欢呢?

   东方爵是天之娇子,Z国商界的帝王,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自卑这个字眼,但是现在···

   在一个女人面前,让他深深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卑感!

   小白听此,俊眉蹙的更紧,他很是无奈的轻叹口气:“东方爵,夏姐姐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那些事都是你做的,所以才会被楚轩打动,你应该找她解释清楚,我觉得,她心里还是有你的。”

   东方爵的一双黑眸通红一片,眼角微微湿润-

   除了十年前东方泽去世,这是他打记事以来第二次红了眼眶。

   “告诉我,她的命定伴侣是谁···”

   东方爵声音沙哑的开口,一颗心颤·抖的想要窒息过去。

   白皙娇嫩女友

   面对失去叶千夏的事实,真的比死还要痛苦!

   小白皱着俊眉,顿时沉默了起来-

   东方爵却不死心的握紧双手再次开口:“告诉我···”

   小白无奈,顿了一下,有些犹豫的低声道:“之前是你,但现在···模糊一片,我也看不到···”

   或许是因为东方爵的关系,和他有关连的人,命盘都慢慢变的模糊起来,他也看不出他们这一世的结局到底如何。

   这便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吧,一切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东方爵听此,一颗心仿佛被一把利剑狠狠穿过!

   之前是他?

   现在···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痛到失去了知觉。

   “那楚轩呢···”他不知道自己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才问出了这几个字。

   小白抬手挠了挠脑袋,低声道:“他的,也看不出来。”

   东方爵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看着东方爵僵硬的一句话不说,小白再次开口道:“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夏姐姐就是和楚轩在一起,你也是有可能的!”

   东方爵却表情僵硬的看着叶千夏的方向,似乎这句话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冲击力。

   他的眼神,眷恋而悲伤···

   似乎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即将离他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爵才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回吧。”

   这两个字虽淡,却用尽了他身体里所有力气!

   小白听此,很是纠结:“东方爵,你真的想好了吗?”

   “回···”

   窗外忽然刮起了呼啸的冷冽的狂风,叶千夏走至窗边,将半开的一扇窗又关上一点-

   正当她想将窗帘一并拉上时,动作骤然一顿-

   漆黑一片的天空有点点白色簌簌而下,随着冷风都扑到了她的面上来···

   一瞬间,她惊喜的睁了睁眼睛:“下雪了,终于下雪了···”

   这可是今年迟来的第一场雪。

   露台之上,东方爵和叶千夏只有半墙之隔,看着她惊喜明媚的笑容,他的眼角,终于滑落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温热水珠···

   只要她幸福,就好···

  蜜橙视频app破解版“大成哥,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我想要嫁的人也是你,我以前的我说,伤你的心,是因为我爹娘逼我这么说的……”蔡雪依说到这里,已经是忍不住的哭出了声来。

   李大成此刻已经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双眸凝视着蔡雪依,喃喃开口,“雪依,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蔡雪依点头,“大成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我也想过,放弃这段感情,但是我做不到……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离开你。”

   “雪依……”李大成动容一把将蔡雪依搂进了怀里,“你真傻……”

   “大成哥,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在想办法,让我爹娘退了和谢卓的婚事,可是我真的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我爹娘就是执意要把我嫁给谢卓……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你带我走好不好?”蔡雪依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了。

   李大成松开了蔡雪依,双手握着蔡雪依的肩膀,看着蔡雪依道,“可是雪依,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蔡雪依着急的问道,“难道你不爱我了?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李大成摇头,伤神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你为妻,和你生活一辈子,但是……人人都说我是‘扫把星’转世,和我有关联的人,都会被我拖累的。虽然我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害了你……”

   “大成哥,我不在意的,那些都只是流言。”蔡雪依坚决道。

   “可是我在意,我不能看着你被我拖累。”李大成道。

   “大成哥,不会的,一定会的,这些只是流言,你不会拖累我的,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在一起的……”

   “雪依……”看着蔡雪依执着的样子,李大成无奈的叹气。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听着这两人的话,再看李大成那感动的样子,娇玥都不得不佩服蔡雪依的心机。

   把这些流言蜚语的真相隐瞒下来,李大成就会觉得,蔡雪依是真的很爱他,爱到可以牺牲自己的一生。

   这样一来,李大成对蔡雪依的感情,就更深一层了。

   “大成哥,我求求你带我走好不好?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宁可去死。”

   “雪依,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成哥,我是认真的,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如果你不带我走,那么和谢卓成婚之日,就是我命丧黄泉之时。”蔡雪依决绝的说道。

   蔡雪依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李大成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雪依……”他看着蔡雪依的眼里充满了无奈和心疼。

   “大成哥,还有半个月,我和谢卓成亲的日子就要到了,我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愿意带我走,那就在我和谢卓大婚之前,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否则我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雪依,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李大成握住蔡雪依的手,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定一般,郑重其事的说道,“离开后,我一定会好好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嗯。”蔡雪依闻言扑到李大成怀里,微笑着说道,“大成哥,我相信你,你一定会给我幸福的。”

   相比蔡雪依的高兴,李大成却是忧愁。

   虽然他心爱的女子也爱着她,为了他不顾任何流言蜚语,甚至是和他私奔,他很高兴的同时,也感到沉重。

   他害怕自己给不了蔡雪依幸福。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大成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蔡雪依抬起头,看着李大成问道。

   李大成想了想,然后道,“我们尽早离开吧,我们回去后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立刻就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道,“只是雪依,你知道的,我们家现在已经没什么钱了,我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就一两银子……”

   “大成哥,没关系的,我还有几两银子,这几辆银子给我们支撑一段时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肯定会有办法的。”蔡雪依道。

   “好吧。”李大成有些无力的说道,“到时候我们找到落脚的地方后,我就立刻去找活做。”

   “嗯。”蔡雪依点头应道,“到时候我也可以做绣品,也可以卖些钱的。”

   古代的女子,没有几个不会刺绣的。蔡雪依的刺绣本来就很不错,而她当初嫁给谢卓,因为跟那些小妾争宠,给谢卓做衣服香囊什么的讨好谢卓,她专门请人来指点她的刺绣,所以她现在的刺绣,完全可以说是顶尖的了。

   所以他们就算是背井离乡也饿不死的。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了。

   事情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娇玥总算是松了口气。

   在回家之前,娇玥先去了山上,去查看自己的现金有没有猎到什么猎物。

   今天一无所获。

   娇玥便去了那棵野苹果树下,去摘了几个苹果。

   因为她时不时的来摘野苹果,所以这棵苹果树上的本就不多的苹果,已经所剩无几了。

   回到家,时间还不是很晚,娇玥把昨天剩下来那半只野兔子给宰了红烧。

   野兔子的皮,娇玥全部都做了处理,准备拿它们做冬天穿的衣服的内衬,很暖和。

   因为一直都没有什么时间做衣服,所以娇玥买的那三匹布还有两匹布原封不动的放在她的房间里,还有一匹布已经用来做了两只袖子。

   娇玥的女工很差,所以做出来的衣服不怎么合眼,但是她用针线多缝了几遍,这样比较耐穿,不容易破线。

   李大成和蔡雪依他们最后决定在蔡雪依和谢卓成亲三日前私奔。

   蔡雪依拿了五两银子给李大成,这些钱娇玥估计是蔡雪依从家里偷的。

   在早上四五点的时候出发,到镇上刚好天亮,然后再雇马车离开。

   他们准备去一个比较大的城镇,那个城镇叫做怀远镇,离这里大约有五百多里。

   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计划好了。

  然而,在当他的目光移到秦欢欢的脸上时,他慌了。

   奥克瑞斯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你是谁!”靳俊羽警惕地看向奥克瑞斯,一侧身子就挡在了秦欢欢的面前。

   此时的奥克瑞斯哪里还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一个挥手,就把靳俊羽挥到了一边去,然后蹲下身子将靠在墙上的秦欢欢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亲王大人……”感受到自己熟悉的气味,秦欢欢微微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叫道。

   “你怎么样了。”奥克瑞斯语气难得带上了几分担忧。

   秦欢欢摇了摇头,只是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是谁伤了你。”奥克瑞斯看着秦欢欢被鲜血染红的白色毛衣,眸子微微闪过红光,然后突然转头看向靳俊羽:“是他吗!”

   “不……”秦欢欢虚弱地说道:“是他救了我……”

   闻言,奥克瑞斯心中的杀意才渐渐减了一分。

   “天哪,是谁把你伤了那么重。”卡格尔下一瞬间也出现在了秦欢欢的面前。

   秦欢欢抿了抿唇,剧烈的痛苦让她的眼泪忍不住悬在眼眶。

   冬季日系小清新甜美女生外拍图片

   “是……何凯,还有吸血鬼猎人。”

   何凯和吸血鬼猎人……

   闻言,奥克瑞斯心中突然狂躁起来,上一次他被暗算,他都没有这么气愤。

   可是这次……看着秦欢欢伤重的模样,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他内心腾起的戾气。

   自从把秦欢欢初拥以来,他一直宠着她,放在手心里宠,她受些委屈他都会想办法补偿,可是现在,她却被别人伤成这个样子!

   奥克瑞斯抱起秦欢欢,不发一语,直接就用了吸血鬼的能力,一眨眼间,两人就没影了。

   凯斯琳等人刚赶过来就看到奥克瑞斯消失的那一瞬间。

   奥克瑞斯亲王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犯戒吗?

   凯斯琳眸子有些阴沉。

   奥克瑞斯都走了,他们这些人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最后,一个个都转身走了,只留下靳俊羽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看着刚刚秦欢欢坐过的地方,眼神中无限落寞。

   “还疼吗?”几乎几个转瞬之间,秦欢欢和奥克瑞斯就已经到了酒店顶层的走廊。

   “不疼了……”秦欢欢被奥克瑞斯抱在怀中,乖乖地答道。

   感受到她确实不如刚才颤抖的那么厉害,奥克瑞斯眼中的戾气才消去了一分,然后掏出钥匙开了门将秦欢欢放到了床上。

   “放心。”奥克瑞斯抚了抚秦欢欢凌乱的头发,说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嗯。我相信亲王大人。”秦欢欢乖乖地点点头,语气中是全然的信任。

   「哔——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奥克瑞斯看着秦欢欢那乖巧的模样,心中的愧疚更甚。

   他曾经说过,有他在,就不会让她沦落到要喝普通血的地步,可是今天呢,在她性命堪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却不是他,他根本就没有给她一丝丝的保护。

   他愧对她的信任。

   奥克瑞斯眼光柔和地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秦欢欢,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呢……泡吧app豆奶ios

老爷子捏着棋子的手不由一僵,而后笑眯眯的看着叶千夏,无奈道:“哎,千夏丫头,老头子我年纪大了,有时候这老眼晕花放错了地,这个不能算的,我就换个位置。”

说罢,眯着一双眼睛把棋子重新落了个地方。

叶千夏看此,再次失笑:“爷爷,您是军人出身,怎么能这样耍赖呢。”

老爷子抬头,一脸的骄傲:“这怎么能算耍赖呢,老头子我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你看吧,绝对一子不悔!”

叶千夏简直是哭笑不得:“好吧好吧,这是最后一次,可不准再悔了。”

老爷子有些纠结,但又怕叶千夏直接扔棋子走人,只得勉强至极的道:“好,老头子我尽量,尽量···”

叶千夏:“······”

话虽这么说,可没过三分钟,老爷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看着老爷子又要去捏已经放好的棋子,香蕉自由女神APP她顿时轻咳了一声。

老爷子手指一僵,面露尴尬,眯着一双眼睛,有些讨好的开口道:“千夏,你看我要是不动一动这棋子,这盘棋马上就结束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叶千夏抽了抽嘴角-

她现在就想快点结束这盘好吧,如果照他这么一直悔下去,那下到明天早上,他们俩铁定还在这坐着。

眨眼吐舌软萌妹子吊带衫运动裤尽显少女身材图片

“爷爷,您要是再这样,那我也悔棋了!”

叶千夏本是威胁性的这么一说,谁知老爷子骤然笑道:“那好啊,来来,你想重走哪一步,你先来。”

“······”

叶千夏简直是欲哭无泪-

老爷子这棋下的,不服都不行!!

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门口方向突然传来一串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叶千夏心下一喜!

天神,旖旎终于回来了~

“爷爷,嫂子,我回来了~”东方旖旎人未到声先到。

叶千夏眼睛一亮,勾着唇看向对面的老爷子:“爷爷,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说罢,便从棋盘前站起了身。

老爷子盯着棋盘一脸的遗憾-

“好吧。”

东方旖旎一身嫩黄.色衣裙,扎着高高的马尾,小脸之上挂着灿烂如阳光的笑意,轻快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洋溢的气息。

让人一看,都觉得眼前一亮,朝气蓬勃。

“旖旎,回来了~”叶千夏轻笑开口。

看到叶千夏,东方旖旎顿时大步上前,伸出双手就给了叶千夏一个大大的熊抱。

“嫂子,我想死你了~”

叶千夏撇嘴:“就你嘴甜。”

东方旖旎可是个古灵精怪的主,调皮的狠。

“我是真心的,要不然,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看。”东方旖旎说罢,还有模有样的挺了挺小身板。

叶千夏顿时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信你还不行?”

“哎呀,看来人老了,就不受待见了。”忽然,叶千夏的身后飘来老爷子无奈又哀怨的声音。

他的话一落,东方旖旎顿时嘿嘿直笑。

“爷爷,我想死你了,全家人,我最想的就是你了!”东方旖旎说罢,顿时跳到老爷子身边抱住了他的手臂。

成人app豆奶富二代抖音 护士站的人看到是她,顿时恭敬上前-

“少夫人···”

叶千夏脸色微白,心头直颤-

“发生了什么事,东方爵去哪里了?”她惊恐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她真的好怕,好怕东方爵再出什么事!

护士听此,不由顿了一下,然后有些犹豫的皱起了一张脸:“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叶千夏一把抓住护士的手腕,脸带祈求。

直觉告诉她,东方爵一定又遇到了什么危险,因为病房窗户上碎掉的玻璃很明显是子弹所致!

护士也被叶千夏的表情吓到了-

其实她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只听病房内突然传出几声枪响,紧接着所有保镖一涌而进,离的太远,她们看不到病房内的情景,但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很危急的。

还不等她们看个明白,病房区便被隔离,任何人不得靠近。

直到刚才,他们少爷被急急送去了手术室,不过听科室的医师说,好像不是枪伤,还是腿上原有的伤,只是,加重很多。

双瞳剪水小妹纯真模样清丽迷人

叶千夏看着护士如此吞吐犹豫,紧紧揪着一颗心顿时一凉-

难道东方爵他···

“少夫人,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少爷没有事,只是腿上的伤加重了,现在正在手术室。”

此话一出,叶千夏揪着的心和紧绷的神经瞬间一松!!

腿上的伤···

她顿时有些虚脱的喘了口气,然后放开护士,拔腿便往手术室的方向跑去!

手术室的走廊前,满满的,都是黑衣保镖。

看到是叶千夏,无人敢上前阻拦。

叶千夏一抬眼,便看到手术室门前等着的柯南和唐如风-

她脚步不停,一脸急色的跑了过去。

“如风,东方爵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她真的迫切的想要知道!

唐如风正抱着手臂靠着墙壁若有所思,不防叶千夏突然而至,顿时把他惊的回了神!

“千夏,你可算回来了!”他微蹙着俊眉,一脸的无奈。

叶千夏现在却只想知道东方爵如何-

“东方爵怎么样了?伤的很重吗?”她急不可奈。

唐如风看着如此着急的叶千夏,不由想起东方爵进手术室之前的表情,顿时长叹口气,出声安慰:“你不用担心,东方他没事,就是骨头又多裂几条缝。”

叶千夏听罢,很想哭-

他这回答,还不如不回呢。

“柯南,你们家少爷到底怎么样了?”她立即转身,问向一旁一脸严肃的柯南。

刚才,她就应该直接问柯南的。

柯南听罢,微低了低头:“少夫人,少爷的腿伤又加重了几分,其它的都还好,您不用担心。”

叶千夏听罢柯南的话,一直吊在半空的心才刷一下往下落了落。

还好,还好···

刚刚看到病房内的情景,她真的快吓死了!

想到这,她不由蹙起了秀眉。

东方爵受的是腿伤,那地上的一滩血是谁的?

“柯南,发生了什么事?病房里的血是谁的?”她拧着眉心,一动不动的盯着柯南等待他的解答。

一眨眼的时间,秦欢欢就出现在了那个老臣的面前,轻轻松松地就将他拎了起来。

“就是你看不起我?”秦欢欢眸子微眯,金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怒气。

那老臣被秦欢欢如此盯着,唇部抖了抖,才道:“妖……妖女啊!”

“妖女?”秦欢欢冷笑了一声道:“不对你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你这声妖女?”

说完,秦欢欢直接就将那老臣给丢了出去。旧版本草莓视频无限观看

下一瞬间,秦欢欢就又出现在了原地。

众人看着秦欢欢的动作,一个个都瞪直了眼睛。

难道……

这个女子真的是妖女?

不然的话,她怎么能如此快速地就走到大殿外就走到这个地方?

“还有谁想死的吗?”秦欢欢清丽却危险的声音又在大殿中响起。

大殿中的人瞬间就对秦欢欢产生了恐惧,心中暗想绝对不能让皇上娶了这个妖女,但又不敢出声。

清爽短发可爱女生自由出行图片

而元璁则是全程站在秦欢欢的身后,无声地给予她支持。

虽然元璁不知道秦欢欢为什么会将她的能力给显现出来,但他仍旧选择支持她。

她是一个独立的人,她的任何决定不需要他来干涉,她是一个完整的人,他喜欢的就是这样霸道嚣张随性的她,并不应该拥有了她就渴望将她身上的刺全都拔光。

“皇……皇上……不可娶了这个妖女啊!皇上!”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出声。

秦欢欢瞬间就闪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你说的?”秦欢欢拎着那人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一样。

那人抖了抖,终究是又将他刚才的话给重复了一遍。

秦欢欢随手一扔,就那人给扔到一遍去,才闪身站到了元璁的面前,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妖女,我做过什么害人的事情吗!不过就是比你们强上一分,就把你们都吓成这个模样?就这个样子,还配当璁的臣子!?”

听着秦欢欢质问的话语,下面的大臣一时无语。

可是,她这种神出鬼没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啊!

“你们只想着我的存在对璁有威胁,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存在也同样可以和璁一起保卫你们的国家?”秦欢欢道:“擒贼先擒王,我想,周国的事情你们应该都很清楚吧。这样,我还没存在的必要吗?”

周国的事情,都是她做的?

众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忌惮。

“可……可谁知你会不会有一天对皇上下手?”又有一人道。

“对他下手?”秦欢欢轻笑一声,道:“我为什么要对他下手?他有什么值得我对他下手的地方吗?你们,抬起头来。”

那些人猛地被秦欢欢这么一吼,全都抬起了头来。

等抬起头来之后,他们心中才有些懊恼。

他们怎么就听了她的话看向了她呢!

而秦欢欢在众人看向她之后,则是拿出一把刀子来,轻轻地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下,血液瞬间就溢了出来。

可是,下一瞬间,那伤口却慢慢愈合,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点伤疤。

“这……”众人瞬间就更加害怕秦欢欢了。

91aviosapp后来,这边开发成为新区,土地寸土寸金,那几个开发商都赚翻了。

不忘初心的他们便在小区旁边又开发了别墅区。

而且把这个别墅区打造成了本市最豪华最有逼格的别墅区。

而且,只要是小区里的住民,都可以凭借门卡进入别墅区自由参观什么的。

这算是开发商们给小区住民的一个福利。

毕竟当初第一拨支持他们的人,就是这些住民。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小区里的安保严格程度和别墅区的基本差不多。

对小区里每个住民的身份调查也很严格,门卡的发放更加不用说。

所以,席缨从小区出来以后,直接凭借小区的门卡进入别墅区。

要问席缨为什么到别墅区来?

因为别墅区有免费开放的锻炼场。

就像是健身房一样,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还有游泳池。

大眼睛休闲女仔女孩唯美清新写真

公用的游泳池不用付钱,私用的就得付钱了,按小时计费。

距离这么近而且又免费,席缨不用白不用。

她先是在健身房里慢跑,又使用了一些力量锻炼的器械。

光是这些,就已经花了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等席缨满身大汗地从健身房里出来,来到游泳池边的时候,天边已经完全被绚烂的晚霞染红。

橘黄色的夕阳斜斜地洒在游泳池边,为泳池中的粼粼波光增添一抹耀眼的光彩。

真美啊。

能够在这样的泳池当中游泳,也真的是一种享受。

席缨开始脱掉身上宽松湿透的运动装,然后猛地跳进泳池中。

重量级的她与其说是跳进水中,倒不如说是整个人都砸到了水里。

喷溅而出的水花可谓是非常壮观。

站在阳台上往远处眺望的秦霖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

公用游泳池离他家的别墅有一段距离,正好在他放目远眺的范围之内。

看到因为席缨的进入而喷溅出的水花,秦霖不自觉地就开始计算这个人的重量得有多少。

没办法,身为每年都会获得全国数理化比赛冠军的尖子生,他就有这么一个“职业病”。

三百斤左右。

当得到这个答案以后,秦霖移开了视线。

拥有这样体重的人跳进游泳池没有别的目的。

而减肥,并没什么好看的。

据不完全统计,每一万个肥胖的人中,有一万个人都生起过想要减肥的念头。

有五千个人付诸行动,却只有一个人能减肥成功。

秦霖不关心刚刚跳进泳池内的人是不是这万分之一,他只关心——

转过头去,他看见漆黑的电脑屏幕上只剩下一句话。

“你只要强制重启电脑就可以了。”

都这么久了,绒不知还没有回复。

她在干什么?

她难道忘记了,他的电脑还被她锁着呢?

秦霖在游戏当中对席缨感兴趣,完全只是因为席缨是在他之后,第一个拥有所谓新手装的人。

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才配当他的女人。

而之后的一切,都建立在这一点上。

但是,当他的电脑被席缨给黑了以后,他的想法就发生了转变。

他开始关注起绒不知这个人来。

能拥有他都无法破解的黑客技能。

这个绒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有点好奇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地图上有显示这附近并没有大型工厂之类的地方,不存在会有这么多丧尸涌现在这里。

人为的?

空无一人的地方云央也不能去确定自己的猜想,只能抽出唐刀,打算让很久没有染血的唐刀吸收一点血液。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藏在暗处的人瞳孔缩了缩。

云央单手握紧了刀柄,在第一只丧尸扑过来的时候,扬手送出一刀,丧尸的头颅被抛向半空,掉落在地上的时候滚到了一边,等级稍微高点的丧尸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啃食,它们只想满足一下足够让它们狂躁的饥饿感。

随着一只只丧尸被云央轻松的用刀砍杀,多少有点智力的丧尸抱着其他丧尸的残骸停在一旁,吃着带有腐臭的肉,浑浊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盯着面前的人类,好像它们吃的并不是同类的肉,而是云央。

一般情况下云央并不会因为丧尸只会依靠食肉本能去攻击活物的东西感到有什么奇怪,只是……

她打量着它们,虽然它们的眼睛跟其他丧尸没什么区别,但总让她感觉它们带着很强烈的目的性。

这种针对哪怕是放在高等级的丧尸那儿,也不曾存在过。

难道又是R研究出来的东西在作妖?

这种想法刚刚冒头,就被她打消了,R不会做出这种低级的作品,而且他喜欢在研究出来的东西身上打上属于他自己的标记。

“吼……”

明媚阳光下的心扉

已经啃完一条手臂的丧尸脑袋上的头发稀稀拉拉的,秃掉的的那几块的地方还能看到青黑色的血管在头皮下交错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竟然发现它头皮下的血管竟然像是蚯蚓一样在蠕动着。

丧尸迈着僵硬到仿佛下一步就会跌倒的步伐踉踉跄跄的往云央那边靠近,明明已经清理了不少丧尸,结果一眼望去还是密密麻麻的后,她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丧尸们看到她往后退的时候兴奋的低喘了两声,动作比之前敏捷了很多。

这是……

云央皱眉,尝试着再往后退一步后,发现丧尸的动作确实变敏捷了,有几只甚至跳到了一旁的树枝上,像猴子一样攀着树干,大张着嘴巴朝她这边发出类似于‘咔咔’的嘶吼。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面对这种异象一定会被吓到腿软,而她却不慌不忙的继续分析其中的原因。

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凭空发生的,一定是有所预谋。

如果她现在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说不定会正中下怀,说不定造成这一切的人等的就是她出手。

结合这边遇到的很多事情,恐怕就算是异能凝结出来的小块被人拿回去做实验,都能研究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兰星不就是依靠着她的契约兽们的一小部分的力量做出了类别不同等级不同的变异种么?

这么一想,本来还想直接把对面的丧尸群歼灭掉的云央掐灭了那种想法,在丧尸等不及的攻过来时用唐刀斩杀!

每每挥出一刀都能带起一阵让人心头发凉的风声,丧尸的残骸断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累计成了一座小山。

隐身在暗处,非常小心的不去暴露自己气息的两只魔物有些着急的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其中一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说这方法能行么?我怎么觉得我们千辛万苦弄过来的这些东西没一会儿就会被光明战神给砍没了啊?”

“再、再等等。”

“从光明战神走进这个林子的时候你就在说等一等了,现在还等?要等到什么时候?杀完了我们的机会就没有了?”

“你他妈是急着去送死吗?!”头顶长着一个犄角的魔物瞪大了一双牛眼,“你信不信你只要现在出去,光明战神就能一刀把你送回去?”

“回魔界啊?”

“回死界投胎!”

“那……那再等一下吧。”很瘦的魔物身高还不足一米五,尖嘴猴腮,跟猴子没两样,只不过它的后背长出了很好看的,像是精灵族的一双翅膀,常常用这翅膀来蛊惑一些低级的生物,捕食。

等云央把那些丧尸差不多全数都要杀完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突突突的机车声,这是……坏了?

念头刚一闪过,就听到一声咒骂,然后又听到那人愤怒的踹了机车两脚,整理了一下东西后就往这边走来。

云央斜眸看了眼堆在旁边累成小山的尸体,砍爆一只被她斩断了身体,上半身还有行动能力要抓住她脚踝咬上一口的丧尸后,抬眼就看到那大步往这边迈进的人。

眼底有惊讶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方用很惊讶的语气说道:“握草?你怎么在这?”

“有点事要处理。”云央对穿着棕色马甲的明枫点了点头,反问道:“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明枫眼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她面不改色的用刀砍着零零散散的几只丧尸,然后又看了眼一旁的尸堆,伸出食指抖了抖,指着那,道:“你干的?”

“不然呢?”反手把还带着血液的唐刀收回刀鞘,抬手之间掐住了最后一只丧尸的脖子,喀嚓,断了。

丢开丧尸,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腕,道:“不方便回答我的问题?”

“也不是不方便回答,你也知道我们基地跟你们基地虽然有着合作关系吧,但多多少少……你懂得拉。”明枫有些不好意思明说,一般人听到这种话都会自觉地避开话题,但是云央就是不走寻常路,直接说道:“我不懂。”

“……机密,机密!”明枫双手合十,做求饶状。

“虽然不是很想动用司墨的关系,但你这样的人说出机密的话……让我有点感兴趣了。”云央作势要启动腕表,联系司墨。

“别别别,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你别找你男人。”明枫知道司墨的厉害,衡量之下,宁愿告诉云央,也不想让那个男人出马。

“说吧。”

“这里似乎不是一个谈话的地方啊?”

“那换。”她也觉得这里不合适,于是指了指他来时的路,道:“过去吧。”

“……行。”明枫暗搓搓的想如果自己不抄近路,拐个弯该多好?

等他们走了之后,两只魔物透明的身影在林子里若隐若现,“你看,让你等,现在好了,人走了吧!”抖音成视频人app污免费下载